徵羽

ea死忠,吃ad钙奶,基三,以及一只高三狗

心情复杂,刚刚2w萤,就。。来啦?上次联队刷的拼死拼活,还以为会6w出2振呢,小祖宗超棒!!

陈酿

警告:蜜汁押韵乱七八糟。。好吧随意看吧


那是不容触及的罪怼,从相见,命运便从坠下的深蓝为始醸就一杯酒,信手合上至亲的眼泪,调以苦涩的刀光,连带上贯穿在血脉中的荣耀与骄傲,也许还要填上一线最后的微笑。

将他的一切伴着曾饱满鲜红的液体一同发酵,看深蓝染上纯粹的赤红的馥郁甜香,再埋在魔界腥臭污浊的褐色土地上慢慢陈酿,就这样,在某一天,启开他,将他摊在双生的半身面前,一寸寸的,毫无遮掩的给他细看,看已阖上的冰蓝色眸子,如何被血色一点点的蜿蜒浸染,看刻骨深刻的骄傲,又是如何在毫无间隙的翻搅中随血液殆尽败坏。

看着他们无奈,看着迟到多年的悔恨在那双相同的蔚蓝中填满,然后呐,将这杯酒慢慢倾斜一点点洒下,看那迷幻的血红滴在那银色的大剑上,看至亲的生命最后淋漓在锋锐的银芒淬上最美妙的一道光,也许可以再倾斜一点,倒卸在那双握剑的手上。刀光吻过的伤口早已愈合,那便留下意识中再也洗不去的属于至爱的血液的甜香,那可是同记忆中一样的纯粹味道。

对了,最后还剩下项链啊,那便算了吧,留给地上红衣的猎人。毕竟,这是他唯一的同类,至亲的兄长遗留给他的最后馈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来自围观的命运视角)

四处找粮,自隔腿肉,捂脸。。。。轻拍轻拍,话说最开始写的是肉来着,然后写完,,,就放弃了 。。什么东西暴风哭泣

包丁超棒啊啊啊!!!城管出来的前一战带回来珠子,今天还锻出了狐球,虽然婶婶有了。。搓蛋蛋15个12个金蛋蛋3个上等,建议同事们放成近侍_(:з」∠)_不过大概巴形是没戏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何留住一道无心停留的光?Sebastian难得无措地用手捂住Joseph胸口仍在渗出血色的枪伤。还能做些什么,有些出神地望着沾上血痕的指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双手,曾弹无虚发地爆掉一个个僵尸的头,曾持着弓弩用箭尖的火焰燎上劳拉扭曲,可怖的面容,也曾在暗影重重中逃出一条生路。在这层虚构的梦魇里,他不曾畏惧过什么,唯一的心跳,也只留给了最初相遇时,沉眠在浑浊的有机溶剂里同伴安然的睡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它却救不了这束光,看着Jo渐失了血色的面容。是的,光。虽然Jo笑称自己是Sebastian警官的安全阀,但于他自己而言,Jo却像一束光,在lili走后唯一的一束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现在,他留不住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默然地感受着Jo越发冰冷的温度,Sebadtian沉默着将他更紧地揽入怀中。试探地含上怀里人苍白削薄的双唇,意料之中却又饱含期待地等着回应。良久,他放开染上自己体温的薄唇,起身,点燃已陷入永恒长眠同伴的尸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火焰一寸寸舔上苍白的面容,他收起同伴的眼镜珍重地藏入胸口。火光仍明灭地闪烁在幽暗的瞳孔,他转身离去。这场恶战,终是将最宝贵的什么永远的留在了这里。只剩下一副眼镜,留不下一副眼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对cp萌的不要不要的(捂脸),但是好冷,只能自割腿肉,作者君已经尽力了,写的不好原谅一下>3<

隐像

庄园的密室下,隐着的是白玉塑成的风骨。你伫立在铁栏的围笼中,孤寂地伴着一副战甲300年,直至那尚是稚嫩的容颜将它取出。你只是沉默着,看那道身影啼着染血的哀鸣,看还是生涩的手法,也在生死的磨练下臻至狠厉。你目睹着稚鹰从第一声啼鸣至骄傲的盘旋在佛罗伦萨的红色屋顶,你目睹着他一片片地收集钥匙直至最终步步走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你不言,亦无法言语。你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蜷在你的袍底,紧皱的眉眼诉说着对复仇的坚毅;你只是沉默地看他一卷卷收集你四散的手记,在烛火下轻轻地将之缓缓补齐;你亦只是沉默地看他缓缓环上你的身影,纵是冰冷的白玉,却渐渐收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,一座雕像,总无法回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啊,你在马西亚夫,在凛冽的风雪于千军万马中与他偶遇,这一道白袍的幻影,是300年的漫不经心,是横亘了岁月长河的一次悲哀联系:一方永不知情,一方却徒劳地追寻。就像命运的演替,一把把的马西亚夫之匙,打开沉睡三百年的藏有你的图书馆的密室。你端坐于椅。借助着伊甸果实,你知晓会有人追逐着你的前路,来到这里,你知晓他会完成你的遗愿,在需要时得到这枚先行者的果实。然而,你是否会预知他在长夜尽处时给予你的唯一拥抱,你是否会预知,你与他隔着300年却阻不断的永恒联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已逝去,他只得轻轻的对白骨叹一句安息,将一切,藏在这座埋葬了秘密与过去的塔楼里。然后,静默地,转身离去。

最近看黑塔利亚,突然想到元首×德国的cp。。。捂脸,突然觉得好萌

EA 之子于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他一步步迈向白鹰最后的埋骨之地。他是一个人进来的。一个人,一步步点燃你当年一盏盏熄灭的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.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一生缓缓随着火焰掠过。从佛罗伦萨的年少轻狂,唇角的伤痕宣扬着维持家族的荣耀;到刺客的白服遮掩下面容,披风下隐匿着袖剑复仇的锐芒;再到年岁纠葛,灰色的铠甲藏下疲惫的容颜,长剑染上马西亚夫凛冽的风雪,为那一袭白袍,折断的袖剑啼着鹰隼折翼的悲鸣。只是,绞刑架上,家族的血脉不会葬送于此。伴着信仰,他随着白鹰骄傲的跃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呐,为什么要来呢?是密函上缜密的思索,他的前行伴着白鹰的脚步;是幻想中求而不得的追逐,你回身时兜帽下灿着阳光的金色眼眸;是密室下,汉白玉塑成的风骨,被时光凝固的身影,没有泯灭于300年后的铭刻于骨的信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所以,同伴,他来赴约。来赴这一场迟了300年的约定。你端坐于椅。他看伊甸的果实记下一个时代的结束,看当年矫健的白鹰一寸寸于时光中化为枯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   .        他来陪你。解下的袖剑葬下属于刺客的过去,掉落的长剑放下曾经滑过的血红。伊甸的圣器,你只需安置于此。执起残缺了无名指的手骨,佛罗伦萨的鹰终在马西亚夫停下脚步。Altair  ,请暂缓你归去的步伐,等待一个300年后的灵魂的追逐。你可知,他一生沿着你的前路,望的怕只是一句[之子于归]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拖延症真可怕,我能说这是七夕贺文不[捂脸]←_←,这是以前看过的说是挨揍最后逝在图书馆的梗,算是借梗吧。。。

EA/一生

     他是见过你的。也许是在佛罗伦萨雨后红色的 屋顶,你的白袍带着属于天空的苍青。也许是那天在广场上撒满金色阳光的长椅。他就坐在那里,看阳光映在你兜帽下金色的眼睛,看带有同样伤痕的唇角轻轻扬起。深深浅浅的金忽晃而过,那一道白影,就这么留下一道痕迹。半生追逐,若说再见啊,是在风雪中屹立的马西亚夫。他随着密函一步步跋涉向白鹰的故里。在这里,在这已沦陷得圣地,他举世皆敌。为你而战,他留下千军万马避白袍的传说,甘苦入喉,袖剑滑下不属于己的血红,眼睛却紧盯着出现在战场的白鹰。这一袭白袍的背影,是400年后无意义的追逐,是当事人永不知晓的泯灭于时光长河的徒劳幻影。只是想见到你,进入400年前修筑的圣迹。你端坐于椅。曾见过的白袍染上灰迹,熠熠的金色眼睛已不复光明,一模一样的于唇角的伤痕早已不现踪迹。他用属于刺客的一生作为马西亚夫白鹰的随葬,执起苍白的缺失了无名指的手骨,只是叹一句,愿你安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发粮哎,写的不好见谅